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

 
    本 期 專 題    
   


我來台吐沙 

97159014  台文所  魯曜文
奧地利人
2010年10月

來到台灣的那一天,從海關出來時,已經有朋友和他叔叔在機場等我。此刻我第一次感受到理論和現實之間的距離,尤其是關於多元豐富的台灣。我以為自己在我國已經把中文的基礎學好,上課時都拿到高分,而且班上我的聽力算是數一數二的,但我朋友叔叔以「里四艾利克斯嗎?」歡迎我,這句霹靂啪啦碰我竟然聽不懂,沒有意義,因此我很禮貌的樣子請他再說一次。他回道「拍say」,突然把一堆血吐出來,使我嚇一跳,與我朋友確認他叔叔是否還好之後,知道不是血,其實是檳榔汁,讓我鬆了一口氣,而他的意思是「你是Alex嗎?」。

我後來問朋友要不要「坐出租車」的時候,聽到叔叔自言自語「紅夷在講什麼語言?」,朋友同意說『對,我們要「搭計程車」』。下車時,發現計程車突然貴兩百塊之後,我也學到以後不應該和司機討論政治。終於到木柵了,我其實蠻高興,我朋友剛剛在車上再一次幫我修正我的語氣聲調,不然我們會往台南的「成大」去,而永遠不會到我們這裡「政大」的漂亮校園裡。

過了不久之後,我在政大第一天要上課的日子到了。因為前晚已經開始緊張睡不著,第二天早上不小心睡過頭,還要迅速奔跑上去百年樓那邊。一進去教室,除了坐在教室較後面睡覺的同學以外,大家的眼睛都盯著我看,好像外星人一樣,老師也用無比客氣以及標準的英文問我需不需要幫忙,是否找錯教室?解決所有的誤會後,我的新男同學看我像落湯雞一樣濕,問我外面有沒有下雨。(女同學並不在乎外面的情況,因為無論下雨或太陽,她們都會隨身帶傘。)教室的窗帘都拉上了,而因為冷氣毫無忌憚,在教室裡面溫度如冰箱似,這樣氣氛像墓碑一般,使我聯想到,你們這樣當然不會知道外面是否下傾盆大雨或熱得要死,而讓我後悔為何沒把滑雪衣服帶過來。後來我跟他們解釋因為奔上來,身上流的都是汗,他們嘴角微微上揚,告訴我下次該搭「小巴士」,如此我不只得到學校裡有自己「小公車」的消息,也發現本地學生都很喜歡用英文。

上課聽老師講講義的時候,我回想到,老師一剛開始問我有沒有迷路,可能他說得對,因為我什麼都是鴨子聽雷。而且除了坐在後面剛吃完早餐又睡著的同學以外,大家都很認真在聽,有時候也為了要表達個人與老師的論述同意點頭,偶爾老師也因為自己開玩笑開始笑出來,同學都跟著他笑。此時,雖然我完全跟不上既不懂為什麼大家笑了,我還是會因之前已學過的「愛面子」概念與大家一起傻笑。
下課後同學開始跟我聊天,從而我立刻把握好機會和他們確認剛剛上課的內容到底在講什麼。同學的答案也讓我十分如釋重負:「其實我們也聽不太懂他在講什麼,而且他的笑話超冷的啦!」我想,此就是一段好的友誼開頭。

長期以來,這樣我與同學和老師的關係愈來愈好。不只在學校裡一起混,他們也常常在校外讓我進一步了解台灣較本土點的面相,下課後一起去吃熱炒、晚上大家不再想讀書時,便一起去夜市享受消夜、冬天到了就去吃薑母鴨和羊肉爐、特別勇敢的時候,也試過麻辣火鍋,但第二天會有點後悔。某天原住民請我喝小米酒、或同學邀請我到台南美麗府城去品嚐活跳蝦,撐到我可能一輩子不再吃得下蝦子、或者如果運氣真糟,同學聽說過我的聲音如魔音穿腦,就會被勉強去唱KTV,如此的經驗不僅使我的中文能力和學校課程的了解大幅增加,更使我對台灣文化及其料理的瞭解越加深入,關於語言的部分,我的台語及「台灣國語」相當進步。

以華人的文化而言,大家對我這麼好,無論是以獎學金或打工的機會經濟上的協助,或是以請客的方式讓我更進入台灣的文化及上課日常生活,然而我心目中一直不可避免的想法是:「以德報德」,因此我決定找一天請他們吃飯。除了我國的名產和拿手菜之外,為了表示重視台灣的文化,選擇煮一道助於男性體力的台式菜。當天凌晨起了個大早去菜市場,指到一袋「蛤蜊」對老闆說,這是怎麼賣的?她回答,「哈馬」一斤八十。雖然我本來想要買的是「蛤蜊」,而不是「哈馬」-誰要吃馬肉?-,我卻認為很便宜,但她告訴我牠們先還要「吐沙」,我才覺得好奇怪,牠們多麼可憐,煮之前還要「屠殺」牠們。反正,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很愉快,菜又好吃,而且蛤蜊都死了,也沒人吃到沙子。

總言之,一來到福爾摩莎當然偶爾會懷鄉,尤其是節日如聖誕節,而異國文化的衝突及經驗也有時候令人想要放棄,自我懷疑選擇的土地是否適合自己的生活要求及做延伸的學習研究,但開始接受和欣賞他國的優點,加上願意面對所謂的「誤會」和「衝突」,而且把它們看成機會的時候,不把缺點放大,開始出去體驗台灣東西南北的景色,對他國的知識及深入瞭解和隨著帶來的快樂也大為增加,並且越來越會理解為何清光緒朝代時,黃逢昶已經聲明:「海天鰲柱峙中流,千里臺疆水上浮。雪浪雲濤環四面,我來疑即是瀛洲。」不過,來到政治大學之後,認識台灣的另一方面,有機會與國際知名人物如楊牧、陳芳明、孫大川等教授一起上課,知道台灣除了美麗的風景和食指大動的美食以外,在讀書和研究方面上,一點也不讓我睡覺,另外,雖然他們之名聲,開始的時候可能嚇到學生,也許怕太嚴格,不過學期結束後,都感覺到教授在分數上並沒有這麼嚴格,且三年之後,所有的「誤會」得到解決,像政大終於也知道及在其電腦系統裡承認我不是來自「澳大利亞(Australia)」,而是「奧地利(Austria)」一樣,我阿嬤也終於知道我在「台灣」留學,而非「泰國」。整體來看,我在台灣的經驗顯示出,如果要戰勝上所提到理論與現實的距離,非自己來到國外不可!

本期新聞首頁

     
 
行政大樓八樓 電話:0229387589 傳真:0229399850 E-mail: oic@nccu.edu.tw
Tel:886-2-29393091 ext.62566 / Fax:886-2-29399850 / E-mail: oic@nccu.edu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