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

 
       
   
現在位置:首頁>電子報>本期電子報>交換生了沒
 

赴美破除月暈 黃寬心改以如實眼光看世界

在白宮前駐紮抗議35年不間斷的康妮奶奶,精神令人敬佩。圖/黃寬心提供

 【國合處記者徐霈芯採訪報導】飛機一落地,拖著大包小包進入地鐵站,看見牆上斗大的標語“If you see something, say something.”馬上讓人聯想到台灣「保密防諜,人人有責」的白色恐怖時期。「這是我印象中自由開放的美國嗎?」法律四的黃寬心還未抵達交換學校,就已經歷一場文化衝擊的洗禮。

 一開始對於進入公共場所前都要搜身,覺得美國人過度緊張,到後來法國巴黎發生恐攻,ISIS指名下一個攻擊目標是華府時,她才明白美國維安措施嚴謹有其原因,只是從小生長在環境相對安全的台灣,所以剛到美國時極不適應。「日子一久,有一天我到一間博物館,不用搜身就可以直接進去,我竟然開始擔心裡面會發生危險了。」黃寬心對自身的變化感到驚訝,沒想到不知不覺中,她已經逐漸習慣高規格的維安,與最初剛到美國的自己形成反差與對比。

 喬治華盛頓大學(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, GW)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市中心,距離白宮只隔幾個街區,學校周邊有國務院、國會大廈、世界銀行等世界重要機構。黃寬心有空就會到白宮前,看看最近發起什麼抗議活動。她也曾到白宮對面的小帳篷,和連續紮營抗議35年的康妮奶奶寒喧幾句,還曾經受託幫忙跑腿買熱湯,當回國後幾周後得知康妮奶奶的死訊時,黃寬心感到十分惋惜與不捨。

 交換期間,黃寬心積極參加校內外活動。她加入校內近十個社團,像是國際特赦組織、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校園分會等。其中,她最投入的是「學生進步聯盟」,此學生組織主要致力於關懷校園工友的權益,也會參與環境相關議題的遊行,「參加這個組織後,我才更進一步了解私立財團學校不甚光明的一面,以及美國基層社會的辛酸。」

 黃寬心提及旅程中最難忘的經歷,是聯合國總部參訪的經驗。當時她出示護照,職員卻說:「聯合國不收中華民國的護照」,她只好改以其他證件抵押。好不容易進入第二關,輸入基本資料時,國籍卻只能被寫成「China」,雖然如願進到夢寐以求的聯合國總部,但黃寬心說:「當下既開心但又覺得悲傷。」深深體會到台灣在國際上被中國打壓的現實。她回憶,後來那位職員去找她聊天,職員說自己也來自一個小島國家,因此特別能同理台灣在國際上孤立無援的處境,便說要帶她去一個平常人不能去的地方,「穿入重重通道後,門一打開,竟然是聯合國大會的講台!」黃寬心興奮的說。那位職員還很熱情的請她站上講台幫她拍照,為她這趟交換之旅留下畢生難忘的回憶。

 總結這次交換的心得,黃寬心說:「是一種難以言喻、很深層的改變。感覺從小建立的價值觀硬生生被連根拔起。」她用「月暈現象」來解釋,她說:「從小我們接收的觀念,都說美國很棒、很自由等,所以就會自動擴充想像美國的一切都很美好,這就是月暈。」實際到美國後,一切美好想像就被破除了。儘管眼前所見都是知名世界組織,但是員工進進出出,也是像平常人一樣過生活,一切都是大家堅守崗位努力創造、累積出來的成果,並非憑空而來。

 「美國是有很多值得借鏡的地方沒錯,但它還是有許多問題要改善,像是種族歧視、恐怖攻擊、槍枝安全等。」交換回來的黃寬心,不再對異國有過度憧憬,反倒能以更如實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。現在已經考上研究所的她,選擇將自己的本分做好,積蓄能量,努力充實自我,讓自己未來在專業領域能夠發光發熱。

 

黃寬心常去白宮前,和各種議題的示威者交流意見。圖為她與Anti-gun「反槍械」社運團體成員的合照。圖/黃寬心提供

黃寬心站上聯合國講台拍照紀念,留下畢生難忘的回憶。圖/黃寬心提供

 
 
本期新聞首頁
     
 
行政大樓八樓 電話:0229393091 ext.62566 傳真:0229399850 :oic@nccu.edu.tw
Tel:886-2-29393091 ext.62566 / Fax:886-2-29399850 / E-mail: oic@nccu.edu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