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頁 (共 1 頁)

如何將台灣的大學邁向國際

發表於 : 12月 週一 31, 2007 2:26 pm
johnney
95307039
財管二劉維澤


※ 對「國際化大學」理念的闡述

  "全球正如棋子移動佈局,而台灣,總是在棋盤之外,卻不自知。"

什麼是國際化?我想這個問題在拿出來討論前我先定義一下他。過去的三十幾年來,國際化事實上只是美國化,確切地,但近十年,隨著金磚等崛起,國際化卻是真實的將全球帶入了全球化的範疇。一個國際人,也就代表了他的觀點不以單純國家利益或是某種個體為考量,換言之,若要將學生的視野帶入國際,便不是只從台灣的角度出發,美國的利益為考量來審視任何議題或是體制。

  若是要說,將台灣的大學拿來跟國際級的大學比擬,撇開硬體設備不談,首先,理所當然的在軟體措施,是我們所必須討論的。所謂的軟體措施,是一種機制,讓每位進到這所大學的大學生在此會被塑造,會被化育的,也就是育成一個政大人所需具備的內涵。

"競爭"-在西方,大學可以分成多個學院,每個學院內又自由發展其學科體系,各種學門在不同學院競爭下,學術得以蓬勃發展。反觀台灣的教育體制,雖並非批判學門、學系制的不良,但就使得教育變成了技術傳授,而非潛能激發,無可避免的給予了學生課本內就是天下的心態,局限了學生的視野,更別談有何國際觀可言。

"視野"-視野是一種先知性的東西,並不是說有就有,或是被教育出來,他必須被啟發,而"與我何關"成為關鍵性的銀彈,致命性的宰殺了向外求知的慾望。高中時,曾經問過所有班上同學,"約書亞"、"共和黨的代表色"、"愛爾蘭的首都",第一志願的菁英班,沒有人答得出來。因為,課本沒寫,或是,指考不考,或是"干我何事"。要邁向國際化,不能沒有具備國際化視野的學生,這不能靠提高畢業英檢門檻來提升,也不能靠招募更多外國學生直接提升,必須透過循循善誘的教育,來啟發學生對國際的認知。芬蘭的國小數學課本用各國有名的建築物教孩子比較長短,我們還在小明、小美。沒有國際視野的清朝跌倒過一次了,中國人,還要再跌倒一次嗎?

"語言"-台灣的小孩都會被教育說,外語是工具。明顯的,水電工不會帶著榔頭進電影院,沒人喜歡工具,因為他缺乏生命力。語言應該是一雙眼睛,是讓懂他的人可以更深入,更精確的窺看這個國家的文明,從一個不被翻譯者主觀誤導的角度來透視文化的本質。語言的能力及種類應該像韓信點兵時說的"多多益善",是可以讓我們用來贏得更多的仗,更多的尊敬。沒有良好的語言能力,談何走向過際呢?日前曾在飛往丹麥的飛機上,碰見一位年約13歲的孩子。他會4國語言並不稀奇,但他更為了能看日本最新的漫畫而努力修習日文。

前學年,學校曾有一說,將政治大學型塑為台灣的哈佛,伴隨而來的,我們有了校園亮麗的花卉,有了盛大的80校慶,有了新的建設,NSO的到訪,但是卻沒有一個學生"質"的提升。學生每晚休閒活動,想到的是好樂迪KTV,而非兩廳院文化中心。每天早上只想在頭髮上抹上更多髮油,而非去7-11抓份有"意義"的國際報紙來讀。當NSO來政大時,才知道原來在場某些人隨身都有帶手機,更別提哈佛的鱷魚合唱團表演時,大聲嘻笑喧鬧的部分觀眾。

※ 比較政大與其他國、內外大學在「國際化」上的作法。

這個部分,我想如果我知道解答的話,我應該現在是坐在教學組為公文蓋上印章吧。我只能說,清大電機引進許多位IBM在印度栽培的學生與系上學生競爭,政大呢?讓學生聽聽論壇,請教授們,或是國際性的專家學者,將國際化的聲音如雷貫耳的打入學生的耳朵,讓學生們知道自己的渺小。JF甘迺迪的名言:
“The sea is so great, and my boat is so small….”(世如滄海,而我舟星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