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頁 (共 1 頁)

高等教育國際化的幾個相關爭論性議題

發表於 : 12月 週一 31, 2007 2:31 pm
johnney
Name: Sylvia CHANG
ID: 95925004
Department : IMCS 中國大陸研究英語碩士學程二年級


高等教育國際化的幾個相關爭論性議題

在以知識經濟為產業發展主體及全球化競爭激烈的新戰國時代,不論是開發中或已開發國家,各國的教育主管單位,無不以『國際化』為未來政策走向之主軸。其中『高等教育之國際化』更是急迫。因為高等教育肩負培育勞力市場中堅人才,及學術知識衍生、傳遞的重要使命。因此在一片『國際化』聲浪中,『高等教育國際化』之成敗,彷彿與國家未來在國際間之地位輕重已牢牢相繫,成了「命運共同體」。

但各國『高等教育之國際化』的出發點,卻又因為各國的經濟、政治、學術實力,及當前所需不同而各有盤算。如歐、美先進國家,其『高等教育國際化』的主要重點,放在「教育商品及服務」的輸出,主要是因應國家教育補助之降低, 及其國內生育率降低,造成部分教育機構招生不易,生存壓力日增,因此必須尋求海外市場,藉以消化過剩資源,並開拓財源。其中之翹楚為英、澳、美。雖然澳洲近來因為生活費較英、美便宜,及托美國因反恐而使簽證審查日趨嚴格之福,因此受到許多外來學生之青睞。但無疑的,美國因其學術風氣自由,及睥睨全球的學術地位,因此仍穩坐國際學生嚮往求學地點之首。

而此「跨國學術商品之輸出」同時也造福了另一群因國民所得日漸提升,高等教育需求大增,但政府現有之教育設施卻供不應求的亞洲國家。其中最熱衷引進「跨境教育機構」的,即是積極規劃國內『教育國際化』的馬來西亞及新加坡。 而中國大陸近來因開放政策後的經濟成長飛快,國民所得不斷攀升,消費能力不容小覷。加上十三億人口的龐大商機,已成為許多致力於「教育商品及服務輸出」國家心中的「新天堂樂園」。

這種「教育貿易化」的模式,對急需紓解教育資源過剩壓力,開拓財源的西方國家;及迫切需要引進外來先進教育體系,以提升國內本身學術水準的亞洲國家來說,可謂「魚幫水、水幫魚」。而受惠者還包括省下機票錢及國外生活費,卻可享受西方教育體制及教學內容的本地學生。照理說應該是皆大歡喜!但事實卻並不全然如此。

由於這些來亞洲設分校的西方教育機構,有些在本國即因其排名不高,競爭能力較弱,因此招生不易,產生財務窘困,才會往海外追尋新的生存空間。而其因為游走在二國之間,因此難以受到雙方政府的嚴格監控,其教學品質及內容都無法得到教育主管單位之確切掌握,學生權利無法受到充分保障,而畢業後所獲得的學位認可,能否為雙方官方所接受,更是一大問號!此一情況先前已在日本及以色列經歷過,因此這二國現在其國內僅存之「跨國教育機構」已為數不多。

在當前有心引進西方國家之「海外教育商品及服務」的國家,當以此為借鏡。 畢竟『高等教育國際化』,並不全然就是西方化,其中仍有品質監控的考量值得注意。